庞昆

这里小胖/庞昆,一个随缘更新的丢人写手
沉迷桌游无法自拔,深爱山屋惊魂和克苏鲁跑团,有兴趣我们可以一起玩
努力成为很厉害的人!

花轻,酒淡,人慢

  献给卷哥的生贺 @i梨花卷 ,卷哥生日快乐

  想了很久该写什么,删了又写写了又删的,最近是真的有点忙啦,所以没什么好的想法。

  到最后,还是想谈谈卷哥这个人。

  最开始接触他的作品是很早了,大约16年这个样子。我不混贴吧,也不逛论坛,知道lof还是因为有同学和我说这里面的同人文特别多特别好。彼时的我刚刚看完全职,太喜欢里面的人物,所以想再多看一点他们的故事。多一篇都很开心。

  当时最喜欢的cp是杜柔,总想着那个有点呆呆的杜明怎么样去追到他心目中的女神,就像是追逐太阳的夸父一样,背影耀眼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于是机缘巧合之下,我看到了那篇《杜明同学,请死心吧》(这里),搬运的人很多,所以当初并不知道是卷哥写的。在那会不少都是小甜饼和HE的环境下,这篇文章却让我觉得像一杯茶。

  淡淡的,但是有余味,而且很悠远。

  我并没有谈过恋爱,我也没有追过喜欢的女生,最多就是在操场上偷偷的看她几眼,看着她笑的很开心的侧脸,我也会很开心。

  所以那篇《杜明同学》的开放式结局的确让我的心悸动了一阵子,一股子很陌生的情绪炸开,填满心房。不是悲伤,也不是欢乐,很复杂,我连说都说不清楚。烟花炸开,画面就此定格。

  再往后正式认识,要算是荣耀周刊,那时候就记得“嘿!大大是男的,有意思!关注关注。”

  结果一发不可收拾。(望天)

  仔细想想,最喜欢卷哥的还是他的画面感。宛如一幅大好河山,倏忽一下全展开在你的面前。万里江山,有他的意气风发,也有他的黯然退场,你方唱罢我登场。笔锋有浓有淡,唯一相同的就是那一份真实和朴素之中暗含的一颗充满着热血的心。他的文会很燃,但不是那种观看史诗的激情澎湃,而是处于默然之中的决心,陷入绝境的勇气,它从心底流露出来,就像潮水一样,拍打着内心的每一处地方。来势汹涌,只感到一股热血冲向天灵盖,眼眶也带着会有一些热辣辣的。

  若要是举个例子,就是你的故事的那篇番外,中日友谊赛。(这里)唐云和唐昊,两代人的故事。这是我少有的几次哭到泣不成声,连拿餐巾纸的力气都没有了

波涛如山,那便是我来见你了。

  后来在一番辗转巧合之下,终于有机会真正的认识卷哥(这里要感谢一手云哥嘿嘿嘿)。现实中的卷,怎么说呢,比我想象中的更稳重,更平淡,当然也更加的亲切。他就好像每个人小时候似乎都有的表哥或者堂哥,比你大,懂得很多,你久攻不克的游戏他随手鼓捣两下就通关了,你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他随口点拨两句就顺畅了。他在我们年幼的心里代表的是无所不能和无与伦比的安全感。虽然卷哥并没有那么夸张,可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却很是相近。他说话是温和的,礼貌的,在我有时候嘴巴没把门的时候也是会挑明了指出不对。偶尔也是很少女心,天天在群里发这个主人公恋爱啦,那个妹子表白啦。写出来的童话故事甜度要打十个加号。故事里的所有人都在的最美好的时候,没有结局,时光也就此驻足。

 当然我们作为朋友,该皮的时候谁都很皮。我天天嚷嚷着想上卷老司机的车,偶尔也时不时皮一手进进小黑屋。用原话来说:“海豚进小黑屋犹如回家一般亲切。”同样的,卷哥皮起来也是一套一套的,天天被山姐沧老师几个摁在地上锤。也是原话:“梨花卷你就是N天不打,上房揭瓦!”

现在也习惯了,每天上线看看卷哥摸鱼聊天,明明说着要日更可lof还是半死不活的诈尸一下,明日系列等到海枯石烂还是没有下一期。天天和他的御用史官一起打刀塔,然后把史官摁在地上喷。(顺带一提史官是卷哥群里为数不多的男性中唯一一个脱团的,从此之后他就取代了我的小黑屋地位)偶尔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开个歌会,在麦里用他带着东北口音的普通话唱唱上个年代的老情歌。在这里我很开心,也很感觉亲切,有点像家。

卷哥啊,豚老是说错话,谢谢你的包容。

还有,你什么时候带我上车啊。

2018,祝卷哥新的一年更加快乐!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