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昆

这里小胖/庞昆,一个随缘更新的丢人写手
沉迷桌游无法自拔,深爱山屋惊魂和克苏鲁跑团,有兴趣我们可以一起玩
努力成为很厉害的人!

【韩文清生贺/08:00】繁星皆敌(上)

繁星皆敌

#3.31韩文清生贺,祝韩队生日快乐。

#人物来自蝴蝶兰的《全职高手》,背景来自坑树的《悲惨世界》(不是雨果那个!)

#人物属于虫爹,世界观属于树大鸽,OOC和BUG属于我。

#希望能不辜负人物和背景的灵魂。



这是一个唯心的世界,我思故我在,我想皆现实,当意志力足够强大时,现实真的会为之改变。

随着一阵熟悉的眩晕感和感觉像是被什么生物从口腔里呕吐出来的触感,韩文清终于踩到了结实的地面。

他环视了一下周围,广场一般宽阔的地区周围摆满了各种雕像,那是各种历史中为圣光做出了牺牲和贡献的圣徒们。水晶般的地砖倒映着湛蓝色的晴空,奇异的是天穹好似是产生了裂痕一般,交错着划出了无数条苍白色的轨迹。茵茵的草地上露珠划过叶尖,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七彩的光晕。洁白的和平鸽站在雕花的白玉石栏杆边上,黑色的眼珠看着突兀出现的高大男子,满是好奇的神色。

四周弥漫着一股子淡淡的熏香味,清渺却悠远,甚是好闻。镂空的烛台里,银白色的圣火经久不熄,周围高大的建筑简约而又大气,似乎象征着这里的人们的行事风格。

这里是苍白圣堂,圣光阵营的心脏,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这里也是所有圣光军团宣誓的起点,所有尸骨亡骸回归的重点,整个宇宙对于善意,秩序和正义的具体化。

韩文清刚来到这里,便好奇的四处望了望,一是寻找来接应他的人,再也是多看几眼每一个圣光战士都向往的圣地。没过多久,地平线的彼端便出现一个黑点,很快,一个比韩文清还健硕的男人停在了他面前,高大的身子下满是壮硕的肌肉,掩盖在厚重的铠甲下,严肃的面庞上是坚定的神色,似乎没有什么能让他退却。寸草不生的头顶上反射出一道光线,闪到了远处一个路过的牧师。

他看见韩文清以后,对他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一道古老的礼节,一道苍白的圣炎从肩甲迅速扩散到韩文清的身体各处,宛如活体一般附在他的铠甲之上,随后消失不见,韩文清顿时觉得传送带来的不适渐渐消失,一阵说不出的舒畅充斥着他的身体。

韩文清也行了一个古老的礼节,沉声道:“酒神星团第九冠驻扎部队,闪耀重装团团长韩文清,向您报到,愿圣光照耀你我。”

那个高大的男人点了点头,说道:“愿圣光照耀你我,我是圣堂本部治安团队长庞克赛,隶属圣光议会,我将指引你进入圣贤居所,请和我来,你会在那里接收到你的任务。”

他们嘴上说着,脚下已经开始一步不停的向着远处走去。

环顾四周,韩文清抬头看着天穹上显眼的仿佛路引一般的一道道苍白,不禁有些感叹。

作为整个圣光的起源地和核心领土,这里直接被圣光强大又可怕的能力塑造成了专门属于圣光的殿堂。苍白圣堂并非是一颗星球,而是一座悬浮于宇宙之中的庞大要塞。

它的体积是完全由实体构成的,内部攘括了数百颗星球组成的生活领域,外部装甲是每一代圣光仆从们祷告和祈求出来的祝福装甲。无数畿言和祝福叠叠层层的将圣堂包围,殿堂内到处都是红蜡封印的扣扣上的铭文和祷言。

稍微侧目就可以看到,这个世界是多么的辽阔。接近无穷无尽的白色在脚下向外延伸,近乎无穷的街道和建筑占据了韩文清的视野,几乎看不见尽头。向上方看去,也只能看到温和的光芒从后方照射而来,同样看不见边际在哪里。这让从小就在酒神星团长大的韩文清颇感震撼。

他们的效率很高,脚步一刻不停,不久就到了目的地——那栋最高的建筑物前。那是一座仿佛通天的巨塔,却诡异的没有任何进出的入口,无数的花纹盘旋而上,直至视线的尽头。当韩文清随着庞克赛踏上建筑物周围的土地时,一股奇妙的感觉让他不禁感到惊诧,宛若如芒在背,使他不禁打了个寒颤,手下意识的伸向了身后。

庞克赛很敏锐的感觉到了他的异样,对着他伸出了手,说道:“把手给我,放松。”

韩文清干脆的把手递了过去,两只被坚硬却又柔韧的手甲包裹着的手碰在一起,发出了清脆的一声轻响。随后韩文清遍感受到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复杂的圣光术式从庞克赛那里复制了自己身体中,随即,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消失了。

  “授权已经开放,欢迎来到圣贤居所。”庞克赛对他温和的笑了笑,“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归我管了,好好保重。我还要去指引其他人呢。”

韩文清看着那个既没有大门也没有通道的建筑物,略有些迷茫的问道:“我怎么进去?”

  “想想就行!”庞克赛已经大步走了出去,头也不回的对着韩文清喊道。

韩文清不明所以的摸了摸头,索性听之任之地闭上眼睛,在闭眼的一瞬间,就好像什么东西被触动似的,他心中一动,慢慢的睁开眼睛。

世界就此改变。

原先那片纯白圣洁的世界在他眼前支离破碎,分崩离析,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通向了远方看不真切的世界。

韩文清对此感到有些意外和惊奇,但是却丝毫不怀疑眼前的景象是否存在威胁,大踏步向前走去。世界好似从混沌中初开,他在光与影之中穿行,无数墙壁和人形就像泡沫一样溃散又重组。这是意识和精神构成的通道,他通向的是一个根本不存在与现实之中,只是由无数意识聚合起来的灵魂世界。

等韩文清从这种奇妙的场景中抵达终点时,看到的是一片完全不同的世界。

一扇看起来厚重又朴实的大门占据了他的整个视野,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东西,似乎提醒着他前路如何。

他反应很快,将手放在了门上,准备打开这扇大门。但就在他刚刚接触到那厚重门扉的一瞬间,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掌插进了他的脑海,搅合了一番似的,他的记忆,逻辑,思考方式,思想都被重新读取了一边。这种异样的感觉只持续了一瞬,却好似是永恒。

 “认知滤镜加载完毕,圣贤居所欢迎您,同志。”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自他耳边响起,从那一瞬间开始,似乎整个世界都开始随着韩文清的认识发生着变化。一种他不知道的变动悄然发生。

他意识到自己取回意识的一瞬间,伴随着耳边那道声音,他发现他已经不自禁的推开了那座看起来沉重的门扉。

门后的景象让他有些惊奇,那是一个巨大的作战会议室,就和韩文清平时在星团驻扎地设立的会议室相同,就连细节方面做的也是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许多长相各异的人们站在一张类似于星盘推演仪的战桌旁,战桌尽头是一个有着白花胡子,拎着一本厚厚的书本的健朗长者。当他看见韩文清推门进来时,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然后拍了拍手。登时所有正在交谈的人们收敛了声息,等待着倾听这位长者的话语。

 “最后一个人也到齐了,那么开始我们的作战会议吧。”这位老者健步走到战桌旁,放下了手中厚厚的手札,双手撑着桌沿,俯身前倾,直视着身边那群脸色肃穆的战士们。

 “你们,是来自各个星系星团驻扎军队的统帅,你们有着无比丰富的作战经验和嫉恶如仇的崇高精神,在各自的星系都与恶魔交战过多次。胜利的凯歌是每一场战役之后的主旋律。”他环视房间里的每一个人,盯着他们的眼睛,缓缓说道,“但我相信,你们打得都不尽兴,因为圣堂有令,不能追击出各位所驻扎的星系。所以你们都有怨言,我清楚。今天,把诸位叫到圣堂本部来,只想告诉你们一件事情。”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仿佛暴风雨之前最后的静谧时刻。短暂的沉默过后,他静静的说道:

  “苍白远征,要开始了。”

这一消息如同一颗大当量的燃烧弹,在会议室里爆炸,空气都开始变得燥热起来,依旧没有人出声,但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极为狂热的神情和抑制不住的兴奋,连韩文清也不例外。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唯心的宇宙。因此在最早的时候,冰冷的宇宙中最早出现的尽是混乱和恐惧的旧日神明,虚空的魔力随着他们的意志在星际之中酝酿。而另一边,恶魔们的种族优势,使他们成为了可以说是最早踏入星海的种族。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是星海中第一代建立秩序的人。

为更好的作恶而诞生的秩序。

因为这便是他们诞生的理由,绝望和祸乱,痛苦与悲鸣,对他们来说就像是最美味的粮食一般。他们在宇宙中肆意妄为,让所有种族陷入混乱之中。

食人的文化,淫行的文化,屠杀的文化,自残的文化,各种各样的思想和邪典开始漫延,自诩精英的人们吹鼓文化自由所以对吃人血馒头毫不在意,诱导儿童的犯罪反被看做父母的不作为而大肆攻击。

恶魔们没有真正的扭曲整个世界,而是让世界随他们一起逐渐的堕落,并以此为乐。

同样的还有那些旧日神明,那些不可名状的恐怖怪物。这些最原初的噩梦组成了当时宇宙唯一也看起来好像是永远的基调——绝望。

当邪神和恶魔们开心的驰骋于宇宙时,这个唯心的世界对他们露出了反抗的獠牙,改变,悄然发生了。

最开始只是只是一个小小星球上蔓延的疾病,无形的诡异略过整个星球,使其变成了一个死星,但没有人去注意一个星球所发生的渺小现象,一颗星球的诡异?太不值得一提了。正当恶魔继续沉溺在鲜血和死亡的时候,一个又一个,一个又一个死亡和思念的意志逐渐汇聚,将那片不应该有颜色的恐惧染成了死寂的苍白。

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至少要死的有价值一点,至少要死出自己的意义,至少要让那些该死的怪物付出点代价,渴望自由,渴望正义,渴望秩序,渴望胜利。可这些思念体并没有引起恶魔和旧神们的注意,毕竟他们也是从恐惧和阴暗中诞生的怪物。这种感情的积累无疑是多缔造出一个神明罢了。

于是在他们的放纵之下,原初的恐惧终于诞生了。

或许不该叫做诞生,准确的说,只是一些卵,一些火种,一些不能用战力形容的思想瘟疫罢了。更不用说概念的神明。只是无数对于正义,希望,秩序的渴求和祈祷铸就了它。

苍白的火焰此时虽然稚嫩,但是已经初步的开始展现他们的潜力和峥嵘。他们漫步于整个星球,屠杀所有的神明和恶魔,并开始疯狂地自我演化。等到恶魔们终于反应过来时,有组织有纪律的势力已经出现了,他们自称为苍白圣堂,他们使用的力量,叫做圣光。

最开始的组织被称为第一厅,而起始的一带来了繁衍的二,最后便是无限的三。苍白的战士们用决绝的意志和无限的勇气,拉开了反攻的序幕,战火蔓延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无数的恶魔要塞沦陷,旧日神明们也纷纷陷入了崩溃的边缘,有的改头换面加入了圣光,有的则是自我崩坏,实力大降。

原本孤寂冰冷的宇宙开始染上了温度和认知的浪潮。苍白色的轨迹划过了每一个宇宙的边界,点燃了宇宙的所有源质。世界从此改变,划分出了不一样的颜色。

对于恶魔和旧神们来说,这是焚烧的末日,万物终焉。而对于圣光的战士们,这只是第一次苍白远征的落幕罢了。他们不允许恶魔这种混沌的存在,他们要把苍白的火焰真真正正的填满整个宇宙,现在的沉寂只是暂时的,苍白远征永远不会结束,直到所有的混沌消散殆尽。因此圣光永远不会停下脚步。

上一次的苍白远征,苍白圣堂一股劲打穿了恶魔的十七层地狱,直捣他们最核心也是最后的壁垒。可是作为圣光同盟的自由联盟——那群自诩自由的伪君子,担心圣光的风头太甚,可能会改写这片宇宙,于是他们在最后的紧要关头选择叛变,投靠了恶魔阵营,狠狠地在圣光背后插了一刀。于是上一次苍白远征宣告失败。

此后,苍白圣堂整整沉寂了三千余年,防线缩小,不再外征,固守本分的在数个星团内沉默的运转。漫长的时间是最好的冷却剂,似乎所有的种族,无论是恶魔还是自由联盟,都忘记了苍白的圣炎燃烧于天际的恐惧。

但圣光还记得,每一个使用圣光的战士都记得,他们无时无刻不想着冲回群星,冲破地狱,把那该死的恶魔和背叛者杀个干净。

现在,苍白远征的号角再次响起,这怎的能不让他们激动呢?

桌上的手札渐渐浮空,缠绕着封皮的锁链自己打开,书页无风自动,星空的影像从书页中投射到战桌上。老者手指轻点,投影也随之变化。

 “传道,福音,圣诗,璀璨,君临,审判,浩劫,王冠,质点,神座。”老人一个个名字点过去,“整个苍白圣堂将被改编成这十支舰队,除了神座是圣堂本身之外,其余的舰队各司其职。”

  “在座的每一位,都将是传道舰队的舰长,你们是圣光的先锋,最锋利的矛。你们将从圣堂本身出发,将光荣带给每一寸星空,一往无前。”

老人一巴掌狠狠地拍在桌上,看着一屋子的人,大声说道:“带上你们的部下!拿起武器!穿上装甲!”

  “净化时间到了,有些星尘亮了太久,是时候灭了。”

  “这一次,天上的星星都是敌人。”

  “放手去干吧。”









一些有的没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非常抱歉。明明主题是超能力的,可我却拿了这么一篇东西出来,有关超能力的设定和主要剧情都在下一部分啦!这一章只是单纯的铺设世界观,非常对不起各位!(鞠躬)

没办法啊,本人作为一个三党,在经历了文档丢失,系统崩坏,笔记本电板出问题等等一系列事情后才堪堪打了前半张,我已经尽力了!实在对不住一起搞事的诸位!特别是韩队和鳖太太 @_千旅 !明明是3.31的生贺我却咕咕到今天,实在是对不住。我一定会努力把接下来的中和下都写出来的,请各位放心!

这个世界观全部来源于坑树先生所写的网文《悲惨世界》,如果各位有兴趣入坑的话是再好不过了。一往无前的圣光什么的,每个男人都做过的梦想吧!

最后,希望不辜负组织的期望! @_千旅 


评论(1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