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昆

这里小胖/庞昆,一个随缘更新的丢人写手
沉迷桌游无法自拔,深爱山屋惊魂和克苏鲁跑团,有兴趣我们可以一起玩
努力成为很厉害的人!

【末初生贺/全员向无cp】7:00—《神葬》

 @既末何初  献给你的生贺,纪念一下我认识你文字的开端。10.19,末初生日快乐~

 那一千年完了,撒旦必从监牢里被释放,出来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国,就是歌革和玛格,叫他们聚集争战,他们的人数多如沙海。——《圣经·启示录》

  这是什么?日记?传说?疯言?未来?阅读者小心翼翼的翻开了从角落翻出来,已经发黄发脆的小手札,一页又一页之间,记载着超出人们想象的,尘封的历史。

  那是时代的末尾,是审判的结束,是千禧年的落幕,是刑满释放的最后时刻。神高居神位,深爱着世间的人们,他教人们耕种,狩猎,魔法。他指导人们信仰,给予人们保护,他教会人们认识火,水,风,土,从而认识这个世界。人们从部落,渐渐建立起村庄,城市。神对人们的爱也越来越深,他自愿放弃了神格,把自己变成圣光,希望能用光明永远的照耀人类前行。

  可是人们没有回应祂的爱。欺诈,谎言,懒惰,淫行。罪恶滋生于大地,世界开始崩坏,瘟疫遍布了每一座城市,洪水,地震,饥荒……人们再次乞求与神祗,而抛弃了神格和理智的神啊,高居神位,冷眼旁观着这群遗失了信仰的人们。
  于是一年复一年,人们不再祈祷,人们不再指望神的救赎,他们开始改造自然,以凡人之躯使万物顺服。于是钢铁开始轰鸣,电气的羽翼翱翔于天空。科技的出现,让神不再收到人们的信仰。祂也因为这份爱,最终在王座之上低下了他的头颅。微光将熄,秩序不存。祂迎来了自己生命的终结,与之相随的,还有混沌的再次现世。那是神用一辈子掩盖的过往。

  在那被世界遗忘的角落之中,有着一片虚无的空间,在无限的,连黑暗都是奢饰品的虚空之内,却是一片连源头都看不见的旷阔大陆,大陆被分成了数十块,每块上面都是灭绝人迹的绝境,喷发的火山群,通天的巴比塔,连绵不绝的雷电群,生机勃勃却深不可测的大山,神秘的海洋,极寒的雪山,苍凉的大漠……每一种绝境之间却是直接相接,没有丝毫过度,上一秒还在黄沙漫天的沙漠,下一秒已是潮起又潮落的大洋。这象征着领地,也象征着众神的归属。祂们划分了自己的领地,盘踞于此,长眠不醒。
  在最初的岁月里,也不是没有歇斯底里的反抗,祂们不甘被锢,祂们渴望自由,可那层屏障宛如屏障外面的虚空一般,它吸纳着一切的疯狂和绝望,无论是烈焰还是极寒,雷电还是蛮力,屏障没有丝毫的动摇。长久的岁月慢慢的流逝,那是久到众神都会畏惧的时间,那是足以抹杀一切的无形利刃,可是神是不朽的,祂们不必担心时间的流逝对他们的影响。因此在这漫长的时光中,祂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于是祂们一个接一个选择了沉睡,毕竟神或许拥有着无尽的寿命和伟大的神力,可心灵,却是那么的坚强又脆弱的。因此身边的环境也随之变化,逐渐形成了今天这个令生灵畏惧的大陆。

  在漫长的时光过去之后,某个时刻,大陆活了。

  火山群上的灰尘散尽,遍地的熔浆与熔岩渐渐隐去踪迹,凹凸不平的地面上,一道窈窕的身影缓步走来,烈焰在她身后绽放。

  通天的巴比塔顶端,离虚空最近的地方,躺着一位沉睡的女神,橙色的长发铺满地面,精致的睡颜宛如童话故事中的睡美人一般,她闭着眼,静静地沉睡在虚空之下,与以往不同的是,巴别塔开始震动,崩坏,断裂。当最后的时刻来临,她悄悄地睁开了眼。 
 
  生机勃勃喧哗热闹的大山里,突然之间万物奔腾,百兽嚎鸣,大山深处,一个被墨绿色头发遮住了半边脸的男人出现于山脚。微风拂过,扬起了左半边的长发,却是右脸和曛宛如人间,左脸狰狞犹如地狱的骇人光景。 
 
  漫天的黄沙,凶狠的猛虎一拳拂开所有风沙,眼神坚毅的望着远方。 
 
  旷阔的海洋,魅惑的人鱼浮出水面,唱起了婉转的歌曲。 
 
  暴雷的领域,银色的孤狼仰天咆哮,指尖雷电闪烁。 
 
  极寒的冰原,最高处的雪山之中,黑色的龙类睁开了它赤金的双眸。 
 
  一个又一个古老神祗从沉睡中醒来,他们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大陆的最中央,那座庄严的神殿,那块不曾收到浸染的土地。封印脱落,众神苏醒,那也意味着圣光的葬礼,已经开始了。 
 
  古老的神祗们聚在神殿的门外,像是商量好的那样没有迈入一步,看着那个紧闭多年的厚重大门,缓缓开启,这象征着自由,解放,只要推开大门冲出去,就是祂们渴望的人间。可是祂们依旧没有挪动哪怕半步。祂们看着一个将行就木的老人推开祂们曾无力动摇半下的大门,看着他慢慢的走出神殿,走过台阶,走到祂们的面前。 
 
  老人抬起他低垂的头颅,两眼朦胧的望了一圈周围的神祗们,祂们不做声,老人也不说话,只是又低下头去,呵呵的笑了几声。 
 
 “我老了,可你们还是那么年轻,神的寿命是不朽的啊,除非他心甘情愿的抛弃无尽的寿命,亦或者……”老人再次抬起头,看着周围的同胞,笑着说道,“把自己的命,交给其他什么东西,可谁又那么傻呢?”说到这里,他吃吃的笑起来:“对啊,这不是还有我这个蠢货吗?” 
 
 “和你们的赌,我输了。我本来以为那些充满灵性的小家伙们,会走出他们自己的未来,会一直那么走下去。不重蹈我们的覆辙,不作恶,不犯错,一心一意的满足他们那令我们都惊叹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可是我还是错了,欲望永远存在,罪恶只是遁形,而并非被消灭。我不愿放弃希望,所以把自己都给搭进去了,希望让他们找回自我,希望把他们拉回正轨,看着他们前进,看着他们创造,看着他们走出我们未走完的路,亦或是开辟出一条全新的路程……可是我还是输啦。早该明白的,那么惊人的求知欲,本身的罪孽又怎么会小呢,他们比我们更适合当罪恶的温床啊……”老人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细如蚊音。可是他狠狠的抖了一下头,仿佛在暖暖的阳光照射着的午后,躺在睡椅上的老人提醒自己不要睡着。 
 
  他弓着背,再次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神祗们,慢慢的说道:“他们背叛了我,所以我现在能清楚的和你们说话,能离开那个不知坐了多久的神位,都是我的要死了的象征啊。你们的赌约快要付清了,我赌了一辈子,终于赌输了一次咯……我死之后,圣光再也不存在了,从他们选择背叛我的那一刻开始,圣光就不会再庇护那些失去信仰的人们。你们可以从背后的神殿门走到现世去,那是你们最渴望的地方,好奇了很久了吧,那里究竟是怎么样的。我死之后,人类没有了我的保护,你们想做什么都可以了。愿赌服输嘛,我圣光的赌品你们都是知道的不是。哈哈哈哈哈......”老人强撑着身子,还在笑,笑声微弱,却依旧如同很久很久之前那般爽朗。周围的神祗们却一直没有反应,就像在看一出出色的话剧,可眼神却是那么的陌生,好似正在发生的一切和他们没有一丝关系。 
 
  老人最后深深望了一眼,走回神殿面前,抬着快要睁不开的眼睛,望着神殿顶上那个巍峨雄壮的身姿,那不是在场的任何一位神祗,那般庄严,又那般慈祥。他默念几句,走到大殿门前的台阶上坐下,双手抱膝,就像一位辛苦劳做了一天的老农民,在傍晚坐在田边放下了他的锄头,开始盘算着谁也不知道的喃喃自语。以此同时,他的身体开始化作数不清的金色光粉,散落在空气中,一点点消逝不见。 
 
 “父神,我做错了吗?我囚禁了我的兄弟姐妹,只为了那群小家伙能够更简单,更容易的走下去。我爱他们,爱他们的想象力,爱他们的好奇心,爱他们的求知欲。他们在我的教导下使用火的表情我永远忘不了。他们是那么弱小,却又那么纯真,连一个最简单的元素应用都可以让他们兴奋半天。可是又是什么时候起他们变了呢?他们变得狡诈,阴险,仿佛有一张看不见的面具,我开始看不清他们了。是我的错吗?是他们自己的错吗?是罪孽的错吗?父神啊,我这一生,懵懵懂懂,不懂的事情太多了,等我见到你的时候,你骂醒我吧……父神,父神……”老人的身子越来越淡,金色的光芒闪耀着,盘旋着,纷飞着,飘散在空气的每一个角落。最后的最后,老人的喃喃自语伴随着他的身影彻底消失,神死了。仿佛为神的葬礼送上的哀悼,大地开裂,天空破碎,整个空间向着虚空滑去。 
 
  所有的神祗望着老人消散的身影,一时没有人作声,场面陷入了长久的寂静之中。半晌,终于有人率先打破了沉默:“圣光那个蠢货死了,你们现在打算干什么?继续待在这个鬼地方?还是去他念叨了大半辈子的人间看看?” 
 
  众神依旧无声,只是快速的交换着眼神。不久之后,他们同时点了点头,对着那座不再紧闭的大门走去。

  门后,光芒万丈。 
 
  血的颜色遮蔽了太阳,这个神秘的现象吸引了所有地球人的眼光,无数的人们啧啧称奇,他们拿出手机录着小视频,想把这个罕见的现象传给家人朋友们看看。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之间的那么几个,身体仿佛不受控制,死死的盯着那轮血日,犹如义无反顾扑向太阳的伊卡洛斯;犹如狂热的信徒仰视完美的神明;又犹如快渴死的旅者本能的奔向绿洲。他们的眼白正转为黑色,墨黑的瞳孔中多了几丝鲜红,逐渐扩散开来。 
  骨骼连接处发出轻微的破裂声,又快速重接;滚烫的心脏的跳跃频率越来越慢,直至停止;温热的身体温度也逐渐冰冷。 
  他们被摧毁又被重建,仿若即将御驾出征的君王。 
 
  奥古神秘的文字在他们的耳畔间响起,悲鸣生、祷告声、啜泣声和惨叫声冲击着他们的脑海奏起宏大的乐章。 
  赞吾主圣歌,他的国降临! 
 
  那是新的纪元已经开始,无论是对神,还是对人类而言。至于未来如何?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半叶·夜殇_壬迩亡梓任务已完成!希望不负组织重望!

评论(5)

热度(51)